1096217644.jpg  

 

台灣天氣由酷暑即將入早秋了。

你,好嗎?

從我目送你穿過機門
踩著躊躇的步伐 到地球的另一端

已經十四年。


陽台上的桂花香輕輕的拂過我的鼻尖
溫柔的芬芳 像你的眼神,
總能讓我心頭一熱。


是個和煦的下午,
我恣意的平躺在書房挪威紅的地毯上,
閉上眼,和你相見。



威尼斯已是零下十度的刺骨寒天,
你的臉頰紅紅的,像兩抹殷霞,
將我的目光綑綁。
動也不動的,
在你身上。

街上模樣可愛的流浪貓,
不怕生的往我腳邊靠攏撒嬌,
但你知不知道,我也想將一生依偎在你臂膀。


你的手緩緩劃過我凌亂的髮際,
也穿越了相距千萬里的思念。




又是在滿臉淚痕中睜開眼。


窗外車水馬龍,
讓我不得已,又放開了你的手。

我仍在書房內,在台北的某個城市中;
你仍在遙遠的威尼斯,在湖岸邊搓手取暖。


起身到陽台,
將臉靠近桂花栽,


深吸口氣,

一口嚥下你苦澀的靈魂
我不渝的愛戀。

amourtourjou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